新春“粗”闻录

黑车录:今年春运真是人潮汹涌,大年28,迎着毛毛细雨,在汽车站门前伫立40分钟愣是没挤进去。撑着小伞,望着大包小包的浑身焦湿的父老们。我最终决定放弃和大家争票的打算,投入“羊儿客”的怀抱。一问,重庆到成都300起,好家伙,抢钱也不是这样。还好一阿姨比较“良心”,应承130搞定。上车才了解,原来车上已有几位冤大头买单(一位“大哥”出了400大洋),我属顺带品,故价格低廉。不知那位大哥看到我时有没有杀人的心。终于5小时后到达成都,见到了vison、幺妹。一阵吃喝洗脚按摩地干活,时间紧迫,不过还是很开心,难得一年见一次。

瑞雪录:大年初一凌晨黑里摸嗖(不知几点)中,小表弟就敲门大叫,下雪了。虽然多年没有看到过下雪,但人老了,一点也提不起看雪的冲动,紧紧被子继续周公(这小屁孩过个年这么兴奋)。雪还是挺大,坚持到早上起床还没有化。冷得发抖,不知道这算不算瑞雪兆丰年呢?

烟火录:回重庆才知,大年三十夜里,小区有户邻居家被烟花流弹击中,除夕夜里所有物品除为灰灰。。。不由大嘘一口气,自己临出门时,没有想到这一出,窗户亦并未关紧。看来这过个年还真是大意不得。

上一篇: Happy 牛 Year!
下一篇: 老君洞道观

目前还没有人评论,您发表点看法?
发表评论

评论内容 (必填)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