/ 扯淡 / 寻常 / 文档 / 收藏 / 坊间 / 角落 / 视点 /

龙应台《共老》

        读者上刊登的龙应台的一篇散文,很有感动。一直觉得与哥哥平日联系太少,也没有时常的问候,这才感觉兄弟的真正含义。

以下节选自,读者2008年第6期 龙应台《共老》。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       。。。。。。

       这是一个阳光温煦、微风徐徐的下午。我看见他们两鬓多了白发,因此他们想必也将我的日渐憔悴看在眼里。我在心疼他们眼神里不经意流露的风霜,他们想必也在感叹我的奔波忙碌。

     只是,我们很少说话。

     多么奇特的关系啊。如果我们是好友,我们会彼此探问,打电话、发简讯、写电邮、相约见面,表达关怀;如果我们是情人,我们会朝思暮想,会嘘寒问暖,会百般牵挂,因为,情人之间是一种如胶似漆的亲密;如果我们是夫妻,只要不是怨偶,我们会朝夕相处,会耳提面命,会如影随形,偶尔争吵,然后和好,会把彼此的命运紧紧缠绕。

     但我们不是。我们不会跟好友一样殷勤探问,不会跟情人一样百般呵护,不会像夫妻一样同船共渡。所谓兄弟,就是家常日子平淡过,各自有各自的工作和生活、各自做各自的抉择和承受。我们聚首,通常不是为了彼此,而是为了父母。聚首时即使促膝而坐,也不一定会谈心。即使谈心,也不一定有所企求──自己的抉择,只有自己能承受。有时候,我们问,母亲也走了,你我还会这样相聚吗?我们会不会像风中转蓬一样,各自滚向渺茫,相忘于人生的荒漠?

     然而,又不那么简单,因为,和这个世界上所有其他的人都不一样,我们从彼此的容颜里看得见当初。我们清楚地记得彼此的儿时──老榕树上的刻字、日本房子的纸窗、雨打在铁皮上咚咚的声音、夏夜里的萤火虫、父亲念古书的声音、母亲快乐的笑、成长过程里一点一滴的羞辱、挫折、荣耀和幸福。那一段生命初始的美好时光,全世界只有这几个人知道,譬如你的小名,或者,你在哪一棵树上折断了手。

     南美洲有一种树,雨树,树冠巨大圆满如钟罩,从树冠一端到另一端大概有三十米。阴天或夜间,细叶合拢,雨,直直自叶隙落下,所以叶冠虽巨大且茂密,树下的小草却茵茵然葱绿。兄弟,不是永不交叉的铁轨,倒像同一株雨树上的枝叶,虽然有距离,但是同树同根,日开夜合,看同一场雨直直落地。与树雨共老,挺好的。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        我在心疼他们眼神里不经意流露的风霜,他们想必也在感叹我的奔波忙碌。那一段共同渡过的生命初始的美好时光,全世界只有你我知道。兄弟,不是永不交叉的铁轨,倒像同一株雨树上的枝叶,虽然有距离,但是同树同根,日开夜合,看同一场雨直直落地。真是挺好。

上一篇: 遭遇SQL注入
下一篇: 即将开始的“沙丁鱼”生活

#1
回复 2008, March 14, 5:19 PM
KAO!没事打报纸玩!!!
发表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