谨以此文纪念那失去的青春岁月、那疯狂的年代。
    记得,学校才开课的时候。很多同学都叫苦不已。因为,那时的电脑课与语文课与数学课好像没什么分别,电脑又是些286 386些(现在看来都属于古董级的了),一开课就学习基本知识,转进制,二进制转十进制转八进制转十六进制什么的。
    转来转去,就把一部分同学转晕了,也把仅有的一点对电脑的兴趣转不在了。
按下来就是系统命令(不像现在的电脑,清一色的WINDOWS窗口环境,全部是DOS)一排排的命令要记,什么功能打什么命令。
    几节课下来,又有一部同学神游大海了。
    到了机器配置(DOS时代的特色,没有硬盘,只有三寸、五寸软驱加上少得可怜的4M、8M内存,要想流畅地使用电脑,配置是不可少的。)CONGIF.SYS AUTOEXEC.BAT 几节课下来,老师在上面讲得口沫横飞,但能顺利地配置的同学却屈指可数。
    然后呢,就是学五笔(那个时代的特色,好像电脑就是打字,打字就是五笔,你打出一排字,如果是用拼音打的,再快别人也是一脸的不宵“也!原来不会五笔所?”。个个都以会五笔为荣)
    但五笔可不是说会就会的,拆字根、背字根、组字。很多同学搞了很久还是没能整明白。
    到后来的 WPS CCED这些文字处理,还在上阵的就只剩下 我、浩子、老万等可怜的三五人了。
    也许是天生对电脑有兴趣,接下来的几年里。我们的课余时间就与电脑结缘了。
    找新软件,玩新游戏。
    一有空就泡在校门口的电脑室(那时候叫电脑室,网吧还少得可怜)的电脑前,从早上六点到晚上十点半。中午就随便一个炒饭解决了事。
    这种状态一直持续到我们买了全班的第一台电脑为止。
    就这样由使用电脑时代开始进入了拆装电脑的时代。我买了此生的第一台电脑,80486DX(好像是16M内存。14寸黑白加个五寸软驱),一口气买了两大盒的软盘。
    开始还觉得挺神秘的,使用时还小心翼翼。后来发现,不过如此嘛。就一天东拆西拆,动不动就打开装模作样的查看一番。(还给同学们留下了个电脑大师的印象,嘿嘿)
    再后来,特别是风子来了之后,(注:这是个疯狂的家伙,极度危险人物),我们一伙人开始进入了真正的 敲打电脑时代。一天东整过来西整过去,特别是风子,简直不把电脑当电脑看。
    (可怜的电脑啊,默哀!)非要轧干最后一滴油不可。在整坏些硬盘、显示器什么之后,我们的技术也得到了很大的提升。
    四年时间,电脑随着intel从486跨入了奔腾,硬盘从最开始惊为天人的100M变成了4G、8G。显示器当然就是15寸彩显了,光驱也标配上了(好像是2X的)。经典的WIN98即将开始流行。
    接下来,就是毕业的季节。
    现在虽说天天用着电脑,用着从来没敢想过的宽带,24小时泡在当时做梦都在想的互联网上。却完全没有了当年的冲动、那时的激情。更多的只是茫然。
    唯一剩下的是,打了这么多年,改不了却忘不掉的五笔字型。
    这就是那个时代,刻在我们身上的烙印
    ----
    边想边写的,很多事已随时间被遗忘。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小陈故事 写于2004年8月

标签: 青春回想

评论已关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