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6年5月5日 农历 三月廿九 立夏

    重庆一向没有春秋季节之分,动不动就从冬天直接跳到天。近期更是快速轮换了几次季节。

    坊间流传一个段子:路上,一个穿短袖的和一个穿大衣的擦肩而过,相互瞄了一眼,然后各自心里默念了句:SB。

    忽然想起10多年前,那阵没有空调,重庆还没有直辖、香港还没有回归,那时的天气真是与蒸笼没有什么区别,一群人窝在宿舍里,睡着滚烫的凉席,一晚上冲凉3次。奇怪的是那个时候还真没有觉得天热是个好大的问题。

    现在,对重庆城夏日里最大的消夏活动夜啤酒也没有多大兴趣了,自从冰镇的“知心朋友”不见了之后,酒友越来越少、酒量也越来越浅、口味也越来越清淡。冰镇的“天府可乐”倒是重出江湖,不过“4”元的高价会有人继续为情怀买单么?至少,抛开价格,我们这一代人里日渐发福的肚皮与稀松的牙齿也告诉我们,已不是常喝碳酸饮料的年纪了。

    近期,耳边听了好多,周边的朋友或是这样、或是那样的身体机能毛病,有的还不乏重症,感觉保重身体真是当下国人最该重视的问题。

关键词:

上一篇: 感受父亲的责任
下一篇: 海内存知己,天涯共“9”月。

目前还没有人评论,您发表点看法?
发表评论

评论内容 (必填):